您現在的位置:融合網首頁 > 資本 > 監管機構 >

祁斌談十二五規劃:資本市場要做的最重要8件事

來源:東方早報 作者:忻尚倫 責任編輯:王月寶 發表時間:2011-06-30 15:01 閱讀:
核心提示:證監會研究中心主任祁斌日前對資本市場十二五規劃進行了解讀。 未來五年,中國資本市場會發生什么事情? 證監會研究中心主任祁斌在最近參加中關村科技園區上市工作會議時談到中國資本市場的未來五年發展時透露:中國資本市場的十二五規劃正在緊張的制定過程

證監會研究中心主任祁斌日前對資本市場“十二五”規劃進行了解讀。

未來五年,中國資本市場會發生什么事情?

證監會研究中心主任祁斌在最近參加中關村科技園區上市工作會議時談到中國資本市場的未來五年發展時透露:“中國資本市場的”十二五規劃“正在緊張的制定過程中”。

現年43歲的祁斌現任中國證監會研究中心主任。1992年赴美留學的祁斌,并曾受聘于法國巴黎銀行和高盛集團。2000年回國加入證監會,任中國證監會戰略發展委委員。2001年至2006年任基金監管部副主任。2006年至今任中國證監會研究中心主任。

祁斌稱,中國資本市場的未來發展要從國際金融形勢和中國經濟轉型兩個方面對未來五年中國會發生什么做出解讀。

在解讀中,祁斌稱,未來中國資本市場最重要的八件事情是發行體制市場化改革,大力發展債券市場、PE市場、OTC(場外交易市場),發展機構投資者吸引長期資金入市,另外,中國還將積極推動期貨市場、國際板和公司并購市場的發展。

“市場化改革

就是把決策權交給大家”

“中國資本市場的出現幾乎是偶然事件。”祁斌說道。他說,這個變化是不可思議的。第一是它規模的增長,第二它對中國社會產生的影響。

從企業來說,國企最明顯。祁斌引用朱镕基擔任國家總理時的一句名言--朱镕基當時說,就不信國企搞不好。中國的做法是將它們帶上了資本市場,實現了有限改進,增加了全社會的透明度,增加了全社會的約束機制。

他并舉了工商銀行的例子,說五年前,世界銀行到中國來做評估,曾經給工商銀行評估為“技術上已經破產”。五年后的今天,工商銀行成為世界第一大銀行,走向了資本市場,完善了治理結構、優化了科學決策。

“民企那就不用說了。”祁斌說,數年前很多人都沒聽過的蘇寧電器,現在到日本東京開會,發現東京都有蘇寧電器。

“不僅如此,資本市場還改造了中國社會的方方面面。”祁斌說,包括中國的很多退休老先生老太太特別關心的CPI,以前連經濟學家都不關心。“他們為什么關心CPI?因為炒股票。”

“資本市場還使得中國走向了一個不可逆的道路。”祁斌說,一個國家往前發展的改革過程中會不停地遇到矛盾、有各種猶豫和彷徨,“但如果中國發展了資本市場,你就發現它只有一條路可走,它沒有機會回頭。”因為股份制,因為公平交易,因為全社會的參與,它只能繼續深化中國的市場經濟的方向,這個對中國來說是決定性的。

祁斌認為,中國資本市場的發展還是非常成功的。他用一個國際性的比較和判斷標準,他回憶2007年去東京開會時,碰到一個孟加拉國的代表告訴他,孟加拉國的《證券法》是1923年頒布的,早于美國10年。而印度從1875年開始發展資本市場,今天全球第五;巴西1890年發展資本市場,今天全球第八。中國1990年開始到現在,股市全球第二,商品期貨全球第一。“當時我就感慨萬千。所以中國人民還是非常了不起的。”

祁斌稱,中國資本市場發生的每一項市場化改革,都會喚起很多市場參與者的積極性。

曾擔任證監會基金部副主任的祁斌說,早期基金業發展時的一個問題“就是高度的審批制,競爭不夠充分。”而所謂市場化改革其實非常簡單,就是把這個裁量權從兩三個人關起門來判斷,變成個大家一起來判斷,變成一個公開透明的過程。“所以我們搞了一個專家委員會,就把這個決策權交給了大家。”變化后產生的結果就是,基金公司從天天跑證監會基金部變成了跑客戶,一下子,基金業在隨后的若干年中規模翻了數十倍。

金融危機之后我們一下子成了全球GDP總量第二,在世界上影響力是誰也不敢小看。(責任編輯:王月寶)

今日頭條

更多>>

資本首頁導航

監管機構上市公司其他
關于我們 - 融合文化 - 媒體報道 - 在線咨詢 - 網站地圖 - TAG標簽 - 聯系我們
Copyright © 2010-2011 融合網|DWRH.net 版權所有 聯系郵箱:[email protected] 京公網安備1101055274號 京ICP備11014553號
網站性能監測支持:
青海西宁快三中奖号昨天